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世界历史 > 正文

论重建美国建国研究的“内一外”视野

来源:[db:来源] 编辑:admin 时间:2017-10-16

 

  一、整全地探究美国建国问题

  在为戴孟德(Martin Diamond)关于美国建国的重要著作《民主共和国的创建》所写的序言中,夏布拉(William a. Schambra)曾这样说道:“作为一个民族,我们似乎正在进人一个深刻的自我省思的时代,这时我们可能会对过去二十年间的假设提出质疑,即我们在世界上一直充当了恶的力量—在国外剥削弱者,在国内压迫穷人,正如早先我们曾经质疑并抛弃如下假设:我们在世界上一直充当了善的力量—在国外是自由的灯塔,在国内则保护所有人的权利。’

  无疑,一个国家拥有什么样的形象,一方面取决于外界对它的评价,另一方免陷入一隅之偏,仅为众多“偏见”再添一个。其中最重要的自然也就是,避免先人为主地站在某种政治立场上、戴着某种政治思想派别的有色眼镜看问题。毋宁说,更为整全地探究美国建国问题,发掘美国立国的思想根基,所需要的不是依赖某一种思想派别,而是尽可能地容纳所有思想派别,尤其是针锋相对的思想派别,摆正各个思想派别在美国建国过程中所占有的适当位置,因为真理很可能就在各种思想意见的“相反相成”之中。

  比如,在美国宪法的制定与批准过程中联邦党人与反联邦党人的争论,乃是研究美国建国问题必然面临的基本而重大的思想史公案。}s〕倘若后世的研究者完全站在双方中的任何一方来看问题,那么势必根本不能把握美国立国思想的全貌,也就不能全面深刻地理解新创建的民主共和国所具有的一切复杂性。实际上,后世之所以出现不同思想派别,之所以在美国建国问题上表现出意见分歧,其原因恰恰可能正深植于美国建国时期源初的思想争论之中。正如其希腊词根所示,“开端”( Archy)同时也就意味着“统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相信一个国家的创建是其最重要的关头。因为在那里可能包含着这个国家未来发展中可能遇到的一切,其成就可以从中发现因由,其问题也可能从中找到答案。也正是因此,“建国”才成为政治学研究中最重大、最根本的主题。

  二、普遍话语与特殊话语背后的张力

  我们时代对客观公正的美国建国研究本身极为不利的一个状况,乃是美国价值观与意识形态业已在全球取得了显著优势,自由民主制似乎成了唯一正确的政治制度,代表着人类历史的终极选择。特别在冷战之后,以日裔美国人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为代表的西方思想界抛出的“历史终结论”甚嚣尘上,虽然并非没有遭遇到质疑与批判的声音,但仍保留其主流思想地位近二十年。直到2008年美国仿佛瞬间爆发、实则积病成灾的次贷危机,以及随后逐渐凸显的金融危机与债务危机,才把被涂抹上迷魅色彩乃至成了偶像崇拜的美国价值与制度下深藏的可悲可叹的经济社会现实暴露在世人面前,由此引发美国自由民主价值与制度本身的去魅。无论如何,在最近的金融危机之后,当美国仍然号称美国特色任何强权帝国较量并与其争夺世界最高统治权的伟大国家,并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18世纪末19世纪初以来德国精英所追求的文化使命,警示德国人记住:“当我们超越我们这一代的墓地而思考时,激动我们的问题并不是未来的人类如何‘丰衣足食’,而是他们将成为什么样的人,正是这个问题才是政治经济学全部工作的基石。我们所渴求的并不是培养丰衣足食之人,而是要培养那些我们认为足以构成人性中伟大和高贵的素质。’这样一来,在德国人所追求的国家的强大与自由之间、政治使命与文化使命之间就存在着一定的矛盾或张力,很多时候并不能两全其美。

上一篇:探索“不懂几何者莫入”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中教数据库 www.yxlww.cn

中教数据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566号-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