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世界历史 > 正文

君主集权制关于社会断裂

来源:[db:来源] 编辑:admin 时间:2017-08-02

  全方位的君主集权不但改变了法国政治风气,而且重塑了法国的社会关系。在统一的立法和政令之下,整个社会变得前所未有地平等,同时也前所未有地分裂和冷漠。托克维尔指出,在大革命之前,法国出现了一个“新社会”,在这个社会里,不同省份的人,不同阶级的人,“至少是所有置身平民百姓之外的人,变得越来越彼此相似,尽管他们的地位各异”,“特别是那些置身社会中上层的、唯一引人注目的人们,他们彼此之间简直完全相同”,“他们拥有同样的思想,同样的习惯,同样的嗜好,从事同样的娱乐,阅读同一类书,讲着同一语言。”他们都由“同一光明照亮”。这“同一光明”就是 18 世纪的启蒙思想。表面上,“新社会”似乎充满了希望。自由的理想萦绕于心,平等的呼声不绝于耳,民主的冲动蕴藏于胸,光明的未来彷佛就在眼前。但是,托克维尔指出,这种精神上的相似并没有使得法国社会走向成熟。相反,由于相互不再担负义务,也不存在相互依赖,弥漫于各个阶级之间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抵触,甚至仇恨。

  贵族阶层为了保住免税特权,极力与第三等级划清界限。在他们眼中,新兴有产者是缺乏教养的暴发户,根本不配与他们为伍。有产者则既不满意贵族保持特权,又不屑于农民忍气吞声,他们积极寻找机会,花钱买个一官半职,成为免税阶级的一员。“其结果便是创造了一个通过官职取得豁免权和其他特权的、自愿与贵族阶级同化的资产阶级。”当然,反过来,贫困的农民对贵族和有产者也没有任何好感。中央集权令各个阶级之间的分裂更趋明显。三级会议召开时,贵族和新兴有产者还可以“共谋国事”,尚存在沟通渠道。及至三级会议停摆,两者就在公共生活中失去了联系,再也感觉不到和衷共济的必要。贵族极力维护残余的特权,有产者既追逐特权又攻击特权,两者渐行渐远,最终从同盟变成了敌人。

  同时,乡间资产者为了免除军役税,几乎都迁移到了城里。“富裕平民在城垣之内蛰居下来,不久便失去了田园嗜好和田园精神;他们对依然留在农村的同类人的劳动和事务变得完全陌生了。”他们不再关注农村,不再关心农民。“农民与上层阶级几乎完全隔离开了”,“农民好像被人从整个国民中淘汰下来,扔在一边”。特权让特权者自私自利、趾高气扬,让无特权者孤独无助、心生嫉恨。如果说弥漫于各个阶级之间的是抵触和仇恨,那么充斥于阶级之内的就是冷漠。由于失去了独立性,各个阶级都在不断地分化,由阶级分化为小团体,由小团体分化为原子化的个人。“在一座小城市的显贵当中,我找到的不同团体竟达 36 个以上。这些不同团体尽管极端微小,仍在不断向细微分化;它们每天都在清洗内部可能存在的异质部分,以便缩减为单一元素。”这些小团体失去了古老的荣誉感和责任心,陷入了无休止的权力斗争。“每一个小团体都只图私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与人之间的孤立,团体与团体之间的争斗,阶级与阶级之间的冷漠,让法国社会不再是一个有组织的整体,而是变成了陌生人的集合。在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乌合之众”无力反抗政府,但是当政府陷入危机时,也没有人有能力保护它。

相关推荐:



中教数据库 www.yxlww.cn

中教数据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566号-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