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史学理论 > 正文

谈谈说史也要“以人为本”

来源:[db:来源] 编辑:admin 时间:2017-10-16

 

  历史发展到今天.说史者不一定都得效法古代的说书人。但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当我们在肯定某些历史现象的必然性时.决不能以此为借口为历史上统治阶级的暴政辩护.这应该是当今的说史者、戏说者或释史者必须坚守的底线。近来.在《百家论坛》匕说清史的阎崇年先生遭遇“掌捆”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看网上的解释.似乎是因为阎先生的一些观点惹出了事端。由于我对这个节目看得不多.对各位说史者的具体观点知之甚少.不知道这里所说的是否属实.但我同意这样一个观点:“当今的世界.还没有人敢把屠杀、奴役、掠夺称为喜剧.就是当代纳粹也不敢称屠犹是喜剧。”今天电视节目里的一些说史.或影视剧里的戏说.或一些史家的释史.确实存在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缺乏起码的良知.以历史必然性为幌子.赞美或美化历史上统治阶级的种种暴政或喜怒无常的暴虐行为。

  我们都知道.说史主要是给老百姓听的。自古以来的传统就是.说给老百姓听的东西必须符合老百姓的口味和要求.至于是否严格地符合历史事实.可能还是一个略为次要的问题。《三国演义》、《水浒传衷等等均是这样形成的。但现在的说史或戏说.也包括一些史家的释史.往往有一个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倾向.那就是美化封建统治者的行为.甚至不惜为帝工将相的暴政辩护.这难道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立场吗?

  当然.历史发展到今天.说史者不一定都得效法古代的说书人。但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当我们在肯定某些历史现象的必然性时.决不能以此为借口为历史上统治阶级的暴政辩护.这应该是当今的说史者、戏说者或释史者必须坚守的底线。比如.唯物史观认为奴隶制社会取代没有阶级和没有私有财产的原始社会是一种历史的进步.但决不能因此说.奴隶主随便残杀奴隶是止当的。秦始皇统一全国.是一种进步的历史现象.但不能因此说他的超乎寻常的暴政也是具有历史的进步性的。早在2000多年前.贾谊就在《过秦论》中指出.秦工朝的迅速灭亡是因为其“仁义不施”。这里.我不主张秦始皇应该如何施“仁政几当时天下初定.需要采取一定的专政措施来巩固统治.符合常理.但这决不应成为替“刑戮相望于道”的暴政开脱的理由。

  不仅不能无原则地颂扬历史上统治阶级的暴政.就是对历史上的暴力行为.也要具体情具体分析。在西方的资产阶级革命中.法国大革命算是最激烈的一次.这场革命所使用的暴力也可以说是最典型的。由于而临国内外反革命势力的激烈反抗.新生的资产阶级政权需要使用暴力来维护自己的生存。但即使如此.也不能成为它滥用暴力的理由。到1794年春天.法国国内外敌人对革命政权的威胁己经消除.极端恐怖政策开始变得多余.但雅各宾派领导人却日趋严厉.滥杀无辜的趋势有增无减。恩格斯曾专门分析过这一现象.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时.对罗伯斯庇尔来说.‘恐怖成了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从而变成了一种荒谬的东西’。”我国有历史学家也曾这样评价过法国大革命中的恐怖政策:“毋庸讳,雅各宾派在施行革命恐怖的时候.在一些场合不必要地把恐怖扩大化了.杀人也过多了。”该书作者还指出.雅各宾派的镇压扩大化表现在把“冷淡而畏蕙的人”、“并无其他过错而只是未能履行选举职责的人”也列入“嫌疑犯”;在里昂镇压反革命的雅各宾派领导人嫌用断头机杀人太慢.还辅之以炮轰和集体枪杀的手段;一位名叫卜利叶的雅各宾派领导人在南特活活溺死了2000多个参加叛乱的人.他还不经审判就下令处死两批人.其中各有两位只有13岁和14岁的少年。我们谴责这些行为的目的.是为了未来不再发生这些滥杀无辜的暴行.是为了让后来的政治家都记住:为获取所希冀的政治目标时必须审慎地使用暴力。



中教数据库 www.yxlww.cn

中教数据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566号-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