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史学理论 > 正文

论中国崛起时代如何重新思考现代性

来源:[db:来源] 编辑:admin 时间:2017-08-08
  现代性与前现代的各文明之间的普遍与特殊,或不如说一与多的关系,是现代思想兴起后的老问题了。此问题不断被提出,这恰恰意味着,人们还没有形成共同的不移之见。本文不拟为众说纷纭再增新议,而是更倾向于,在直接正面解答这个问题之前,对问题的形态、背景和相应的诸方法论做一宏观的观察。这或者有助于做出较成熟的权衡和抉择。
  现代性之一与多的关系,对于现代性在其中最初显露与成熟的文明来说,似乎是不成问题的。对于通过对外关系(无论经贸、外交、战争等)被动卷入另一文明之扩张过程的诸文明来说,这却构成了首要的思想问题。在那里,现代化的压力与处境,表现为“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更意味着对本位文明本身的“挑战”。因此“挑战- 回应”模式不仅运用于中国,而且似乎也为一切前现代文明的非原发的现代化历程提供了基本的叙述框架。由于西方文明首先孕育和发展了现代性,而其他文明被迫但是无可避免地卷入了全球现代化的历史过程中,那么可想而知,其他文明与西方文明的关系似乎不仅是特殊文明之间的关系,而且是特殊与普遍之间的关系,或至少是学生和老师、模仿与原型的关系。近代以来中国思想的基本脉络——所谓古今中西问题,实际上可以追溯到一切前现代文明面对扩张的西方的共同焦虑。这一焦虑的根本,在于以下两个判断:西方文明不仅是某一特殊文明,而同时是现代文明。现代文明是一切人类文明的共同归宿。因此,西方是现代的起源,也是其他文明的目的。所有其他文明的历史,都只是现代性之史前史。用现代性作为衡量标准,处于史前史的“文明”,其实是“野蛮”而已。
  这一历史观的背景是现代文明的全球扩张。15 世纪以来,现代文明就处于一种增长和扩张之中。直到18 世纪末,主要在19 世纪,殖民主义时期的现代文明才开始越过西方文明的界限,把贸易之外的东西(即由政治、法律、社会、文化等体现的现代“文明”内容)送到了非西方文明之中。所谓现代文明与诸前现代文明的一/ 多问题,所谓“挑战- 回应”模式,即属于现代文明的世界性扩张的题中应有之义。当前,现代文明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仍未结束。然而,在某些重要的方面,情况有了改变。自15 世纪以来,西方文明从未像现在这样,不再垄断现代文明扩张的动力源泉。如果说,现代文明的世界性扩张曾为非西方文明带来了严重的文明“挑战”,那么20 世纪末以来,它同样为西方文明带来了严重的危机。这种危机在冷战结束后一度表现为胜利者的孤独茫然,表现为无聊沉闷的历史终结感。但在今天,随着中国和其他非西方文明的崛起,它更多地表现为对丧失现代文明扩张主导权的焦虑。


中教数据库 www.yxlww.cn

中教数据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566号-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