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论文网 > 历史论文 > 史学理论 > 正文

简析现代史学语境下的经学认知

来源:[db:来源] 编辑:admin 时间:2017-08-09
  
经学史指的是经学源流、发展与传承的历史,其中,汉代经学、宋代经学、清代经学是比较重要的三个阶段。对于它们,顾颉刚秉持“去伪存真”的态度,不仅注意到了经学史与政治制度、思想文化之间的紧密联系,而且还提出了一系列新见解。汉代是经学形成并统治学术的时代,统治者独尊儒术,借助经学为推行政治策略服务,儒生们则推崇六经为神学教义大全,用“无条件信仰”代替理性审判,经学成为政治的工具,而经今古文之争本质上就是政治斗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反射与回声。顾颉刚认为,“通经致用”是两汉经学的典型特点,“汉人治学,其标的为通经致用。”
1964 年,顾颉刚为北京大学中文系讲授“经学通论”一课,在“第一讲参考资料之二”中,列举了《汉书》中五处“通经致用”的实例。他指出,表面上看,“独尊儒术”是一场文化盛世,而实质上,独尊儒术的负面影响同样深远,他评论说道:“于是专己武断,思想渐致锢蔽了”,“儒家统一实是中国文化衰老颓废的征验。”他将独尊儒术视为“文化衰颓”的开始,是认识到了独尊儒术下的思想统一,实质上是对学术创造性的禁锢,是对文明进步的戕害。在通经致用的追求下,为了宣扬己说,汉代经师不惜附会、造伪、作谶,这是造成经学问题繁复而芜杂的重要原因。以《诗经·邶风》中《静女》篇为例,本来,《静女》“很明白的是一首情诗”,但汉代经师主观上增添了许多联想,将《静女》与“宫廷的仪式”、“古人的法度”结合起来,甚至将此诗看作“君夫人的无道无德的刺诗”、“人君的《凤求凰》曲”。
虽然现在的经学辨伪取得了许多成绩,但是仍然很难走出汉代经师曲解的笼罩,“汉代以后,时势变了,学问不专为君主致用了,这个附会的桎梏是可以自己除去了。拨清前人的曲解,回复经书的真面目,乃是当然应有的事情。欧阳修、郑樵、朱熹们起来改变旧说,原是他们的理性逼迫着他们担负的责任。然而八百年来,他们的理性依然受着汉人曲说的压抑,在学术界永远站下风的地位。这实在是很使人抱不平的。”汉代经师造伪,遮蔽了后人认识客观历史的眼睛,也违背了学术的客观性与科学性。
此外,顾颉刚还追溯汉代经学的“前生今世”,《秦汉的方士与儒生》可看作一部关于汉代经学的批评著作。该书内容大致可分为三部分: 第一部分叙述了秦汉时代的若干种政治制度,第二部分说明了博士和儒生怎样由分而合,怎样运用阴阳五行思想创立政治学说,又怎样依照这些学说而主观地排列上古史系统,从而为秦汉各个历史阶段的政治统治集团服务,第三部分阐述了汉代经学转入谶纬后对政治的影响,最后得出结论:“研究的结果,使我明白儒生和方士的结合是造成两汉经学的主因。”


中教数据库 www.yxlww.cn

中教数据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566号-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