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音乐论文 > 正文

浅析民族器乐音乐评论与乐评中的音乐(4)

来源:[db:来源] 编辑:admin 时间:2017-07-31
  1. 中国音乐的曲式结构多样: 有的结
  构明显, 有的结构模糊
  “显结构”者如: 单曲结构、曲牌联缀结构、板式结构、变奏结构、循环结构, 以及对比、再现结构等, 我们一般不会搞错。这次参评的 “创作组” 曲目中, 曾获全国音乐作品 ( 民族器乐) 一等奖、入选 “世界华人经典作品”的、由俞逊发和彭正元先生合作的低音大笛独奏曲 《秋湖月夜》, 其宏观结构 ( 整体结构) ,即使用了明确的对比、再现原则。第一部分抒情, 第二部分换以歌舞性音乐体裁, 第三部分抒情的主题采用了低八度再现, 此类做法, 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西方曲式结构原则对当代中国民族器乐音乐创作的影响。
  结构模糊的 “隐结构” 包括各种由渐变思维组织结构的乐曲,或采用散文式的、无主题、无高潮、只有一两个核心音调供作者和听众反复玩味, 并使之弥漫于乐曲各个部位者———为了强调音乐语言、韵味等细节的美和音乐陈述过程的美, 乐曲隐去了鲜明的句逗与段分, 给人以 “天衣无缝” 的印象,在这种以 “模糊美” 见长的乐曲中,强求 “结构鲜明” 的曲式分析结论本身就不实事求是,也欠科学。如这次 “创作组”乐评的选题中,刘天华先生创作的著名琵琶曲 《虚籁》, 其主要音乐部分即采用了渐变式的结构布局和近乎于散文式的音乐陈述方式, 段落界限模糊, 只有尾声的进入界限比较清晰———此类写法恰恰是中国传统音乐( 特别是文人音乐) 与西方音乐结构最为不同的重要方面之一。正如 “创作组” 一等奖获得者 (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博士生贾怡) 在乐评中所说的 “刘天华作为近代具有相当文化及艺术修养的民族音乐家, 他是具有明显的文人气质和品格的, ……与 《光明行》等作品明显借鉴西方音乐所不同的是, 《虚籁》 主要体现了天华先生对传统的继承和发展”,鉴于这种认识, 她主要选择中国传统结构思维对作品进行了分析解读,我觉得 这 种 思 路 是 可 取 的。而 “创作组”荣获二等奖的华南理工大学艺术学院音乐与舞蹈学专业在读研究生梁懿琦的文章中在对同一作品的分析时则指出: “在乐曲中, 展衍式的音调发展成为了音乐发展的主要动力。核心音调的反复出现及新材料的加入使得音乐在重复与对比中迂回前行, 而固定结尾的出现既形成了结构上的呼应也造就了情感语气的深化”,这些能触及到核心音调和固定的句法终止语气等微观材料的分析也值得称道。
  上世纪以来的民族器乐曲, 即已有不少汲取了西方音乐体裁和曲式结构逻辑,近些年来, 有些音乐的创作或评论更有融入某些现代结构观念的倾向。如上世纪 80 年代曾获全国音乐作品比赛荣誉奖和被誉为最具划时代意义的作品———胡登跳先生的丝弦五重奏 《欢乐的夜晚》, 其音乐体裁 ( 五重奏)虽然来自西方, 但 结 构 既 与 北 宋 “唱赚”中 “两腔相迎, 循环间用者” 的曲式 “缠达”存在某种联系, 又与中国民间吹打乐中 “吹一程、打一程” 等循环交替的陈述方式直接相关; 更有趣的是, 用五件中国丝弦乐器去模拟打击乐的节奏音响,并使这些过去被称为 “过门” 的附属结构,因具备了相对独立的结构规模和艺术表现价值, 而被上升到了可以与主体旋律段落相抗衡的“主体音乐结构地位”。正如沈云芳文章《传统丝弦乐器的音色重构———胡登跳丝弦五重奏作品 〈欢乐的夜晚〉》指出的: “《欢乐的夜晚》 整段地模拟锣鼓乐的音色及节奏, 并藉此分隔出两种段落类型, 以形成音色循环的曲体结构, 在传统音乐的曲体构成中又衍伸出了新样态”———这种认识观和分析观念, 可以说是既古老, 又新潮。


中教数据库 www.yxlww.cn

中教数据库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566号-2

Top